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花妖-2

那個叫做張生的秀才自搬到瑜園之日,便在其後花園種下許多品種名貴的牡丹,每日清早,便見他於牡丹叢中澆水,鋤草,那些牡丹在他的精心照顧下,竟顯得與別處花草有些不同,格外繁茂,豔麗,足可見他是一愛花之人。有時,可見他在牡丹叢中擺下筆墨,畫下一朵朵姿態各異的牡丹,那牡丹在他筆下如活了一般逼真,引得周圍的鄰居經常來此賞花,買畫。
我遵從母後的旨意,隔幾日便來到瑜園後花園,查看這些牡丹的情況,它們的生命與我們每一個花妖的魂魄緊密相連,我只有把那些花兒照顧好,我體內的精氣才會更旺盛,修煉起來才會如魚得水。當然,那些種花,養花的人儘管愛花,但對這一切,卻並不知曉。
一日,我來到瑜園,看見書房的後窗大開,那張生正臨窗而立,首綰綸巾,身著青布長衫,他劍眉微蹙,緊閉雙唇,雙眼之中放射出奇異的光彩,只有真正懂得花的人,在賞花時才會有這樣的神情,旁人看到,定以為他是一癡人無疑。
好一個愛花之人。
好一幅俊美長相。
從此,每當我在府中修煉的時候,眼前總浮現出一身著青衫的俊美男子,每每此時,我便不能靜心,我體內的精氣便會驟然停止迴圈,使我不能繼續修行。
為什麼會這樣?身為花妖的我,深深厭惡這污濁市儈的人間,可,如今,莫非自己也要陷進去不成?
可,這是斷然不能的,我終究是要成為花仙,我不能辜負母後對我的期望,我最終要接任母後的王位,成為百花之王。

可是,我終抵不過那書生對我的吸引,那是一種陌生而又詭異的誘惑。
每晚,我都來到這後花園,透過書房的窗子,看那油燈下挺拔的身影,或燈下讀書寫字,或吟詩作畫,或撫琴唱曲,我呆呆地望著他,一如他呆呆地凝望他鍾愛的牡丹。
終於,我無法控制自己,那晚,張生在書房內撫琴,哀怨憂傷的曲子從窗子裏流淌出來,像涓涓細流,如低語訴說,我情不自禁地懷抱琵琶去和他的曲,驟然間,淒怨哀傷的樂曲使整個後花園的夜晚生動起來,所有的牡丹在叢中翩翩起舞,我從未見過如此盛大而美好的場面。
一曲完畢,那穿青衫的男子出現在我面前,他握著我冰涼的手,生怕我再次逃掉,他呆呆地望著我,目光含情,嘴裏呼出潮濕而又溫暖的氣體,讓我感到人妖之間無法逾越的距離。
過了好久,他說;你好生面熟,你經常來這裏賞花對不對?
我點點頭。
他又說;我常常看見你穿著白的衣裙在牡丹叢中散步,可,每當我再仔細去瞧時,你便又忽然不見了,於是,我又總是疑心這只是我的一種幻覺。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我說,是真的,
張生又問;小姐姓甚名誰,家住何處?
我沉默片刻,告訴他,小女姓花名九,就住在附近,因此常來賞花。
張生歡喜的拉著我的手,請我去他的書房。
書房佈置得整齊,乾淨,四周的牆壁上掛滿了形態各異的牡丹圖,但,我仍覺得不安,房間裏處處散發出的陽氣使我內心無法平靜,然而,我仍捨不得離開眼前這個我日夜思念的俊美男子。
我們彼此手握著手,徹夜長談,直到天色變得灰白,我才轉身離開,倉惶逃離。
自此,我每晚等母後及姐妹們睡著之後,便去瑜園與張生約會,而張生也早早打開門等著我,不知是人被妖迷惑,還是妖被人所吸引。

然而,這一切,終究逃不過花七的眼睛。花七說;小妹,近日,你的眼睛裏總是有著很重的陽氣,你可是與人有了來往?
我並沒否認。
花七說;你知道這樣做有多麼可怕嗎?再這樣下去,你五百年的修煉將會毀於一旦,你的夢想,母後對你的期望,你在眾花妖前的名譽,這一切都將覆沒,你選擇的註定是一場無法回頭的路,這,值得麼?
可是,我,姐姐,我不這樣做,還能怎樣?他的身影已經無法從我頭腦裏抹去,我是無法再修行的了,我只能甘當一平平凡凡的花妖,我的魂魄會隨著他種的牡丹一起生長,一起枯萎,直至消失。
花七無語,從我身邊默默走開,只留下沉重的歎息。

張生告訴我,他最近很苦惱,因為他上次趕考的結果剛剛出來,他又一次落第,他已對科舉考試沒有半點信心,他不知自己的前途在哪里。
我說;不要緊啊,公子,你只要照看好你的那些花兒,你就會快樂的,至於功名,那都是身外之物。
張生點頭。
可,事情並非如此。每日,張生在花叢中澆花,鋤草,卻總是一臉的愁容,全沒有了往日的生機。他不再吟詩作畫,每日茶飯不思。我看著他日漸憔悴,卻恨自己無一點用處。

一日,一群年輕的姑娘們來後花園賞花,其間,有一紅衣女子,面若桃李,笑靨如花,看上去氣質不凡,張生告訴我,她就是知府大人的千金,叫做盈盈。那盈盈臨走時,對張生說,我也是一愛花之人,尤愛牡丹,若公子有意,可來府上一敘。
張生聽後,連忙點頭。
次日,張生對我說:“九,我要摘一朵牡丹送給盈盈小姐,只有這樣做,我才能認識知府大人,你說好麼?”
我說,好啊,好啊,只要你快樂就好。
張生興奮地捧著一株嬌豔欲滴的牡丹出門,他卻沒看見倚門而立的我有著蒼白的臉。
張生回來後,饒有興致對我講:“九,我終於見到了知府大人,知府大人對我的才學很賞識啊,盈盈小姐對那只白牡丹喜歡的要命。”
“九,我一定要讓自己走入仕途,只有在仕途上有所成就的男人才可以稱得上人上之人,這樣,我才可以帶給你幸福。”
自此,張生每日採摘一朵牡丹去拜訪知府,我看著我心愛的男人每天掛滿微笑的臉是多麼高興啊,儘管我的身體日漸消瘦。

那是一年一度的元宵燈會,我們的後花園掛滿了大紅的燈籠,前來賞花的人絡繹不絕,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此乃人間良辰美景,豈是天上宮闕所能比得?
盈盈隨知府也一道來此賞花,張生陪同。那小姐縱是素日裏被嬌寵慣了的,連知府也對她俯首是從。
盈盈指著花叢中央那朵開得正濃的大紅牡丹,對張生說:好美,我要。
知府努一努嘴,張生連忙俯下身子,摘下了那朵豔紅的牡丹,戴在盈盈烏黑的雲一樣的髮髻上,張生望著牡丹,嘖嘖的讚歎著,他卻沒有看到花的後面,有大顆大顆的淚珠從我的眼中滴落。
那貌美如仙的女子,發間的牡丹褶褶生輝,她用柔軟的目光纏繞著我日日夜夜愛著的男人,那五官精緻的男子,沉醉於他如夢的佳期之中,早已忘了今夕是何年。再單純的男子,又豈能抵得金玉良緣的誘惑?我轉身離去,此去經年,已是良辰好景虛設。
花七沉重的歎息一遍又一遍在我耳旁響起,可是,我回不去了,無論身處哪里,我都回不去了,花七說過,我選擇的是一條無法回頭的路,如今,我已自知。
次日,瑜園張燈結綵,屋前屋後的人們把這院子擠得水泄不通,看熱鬧的人們都期待著知府大人情緒高漲之時會給大家發個賞錢圖吉利,如此才子佳人,金玉良緣,更是人人稱道。但,與此同時,大家都悄悄議論,後花園滿池子的牡丹,昨晚還開得正豔,一夜之間,竟全都枯萎了,像是——一片屍體。

花妖
每晚月明星稀之時,我便來到後花園,躲在牡丹叢中,聽一個名喚張生的男子撫琴。母後經常對我說,花妖最忌與陌生男子接觸,一旦自身沾染上太多陽氣,縱使修煉千年也是難以成仙的。我仍時時牢記母後的教誨,從未近他半步。
我的母後是百花之王,所有花草都敬她如神。母後說,作為花妖,生命極為短暫,花枯魂亡,多數只能零落成泥,魂飛魄散,因此,要想使自己長盛不衰,只有苦心修煉。我們牡丹為眾花之首,雍容華貴,儀態萬千,一旦修煉成仙,便可有望成為花王,掌管百花之園。
我是母後最為寵愛的九公主,母後經常在眾花妖面前誇獎我聰穎精靈,甚至,有很多小妖已經在私下裏議論,我將是接任花王最有希望的花妖,儘管我的修行只有區區五百年。

那個叫做張生的秀才自搬到瑜園之日,便在其後花園種下許多品種名貴的牡丹,每日清早,便見他於牡丹叢中澆水,鋤草,那些牡丹在他的精心照顧下,竟顯得與別處花草有些不同,格外繁茂,豔麗,足可見他是一愛花之人。有時,可見他在牡丹叢中擺下筆墨,畫下一朵朵姿態各異的牡丹,那牡丹在他筆下如活了一般逼真,引得周圍的鄰居經常來此賞花,買畫。
我遵從母後的旨意,隔幾日便來到瑜園後花園,查看這些牡丹的情況,它們的生命與我們每一個花妖的魂魄緊密相連,我只有把那些花兒照顧好,我體內的精氣才會更旺盛,修煉起來才會如魚得水。當然,那些種花,養花的人儘管愛花,但對這一切,卻並不知曉。
一日,我來到瑜園,看見書房的後窗大開,那張生正臨窗而立,首綰綸巾,身著青布長衫,他劍眉微蹙,緊閉雙唇,雙眼之中放射出奇異的光彩,只有真正懂得花的人,在賞花時才會有這樣的神情,旁人看到,定以為他是一癡人無疑。
好一個愛花之人。
好一幅俊美長相。
從此,每當我在府中修煉的時候,眼前總浮現出一身著青衫的俊美男子,每每此時,我便不能靜心,我體內的精氣便會驟然停止迴圈,使我不能繼續修行。
為什麼會這樣?身為花妖的我,深深厭惡這污濁市儈的人間,可,如今,莫非自己也要陷進去不成?
可,這是斷然不能的,我終究是要成為花仙,我不能辜負母後對我的期望,我最終要接任母後的王位,成為百花之王。

可是,我終抵不過那書生對我的吸引,那是一種陌生而又詭異的誘惑。
每晚,我都來到這後花園,透過書房的窗子,看那油燈下挺拔的身影,或燈下讀書寫字,或吟詩作畫,或撫琴唱曲,我呆呆地望著他,一如他呆呆地凝望他鍾愛的牡丹。
終於,我無法控制自己,那晚,張生在書房內撫琴,哀怨憂傷的曲子從窗子裏流淌出來,像涓涓細流,如低語訴說,我情不自禁地懷抱琵琶去和他的曲,驟然間,淒怨哀傷的樂曲使整個後花園的夜晚生動起來,所有的牡丹在叢中翩翩起舞,我從未見過如此盛大而美好的場面。
一曲完畢,那穿青衫的男子出現在我面前,他握著我冰涼的手,生怕我再次逃掉,他呆呆地望著我,目光含情,嘴裏呼出潮濕而又溫暖的氣體,讓我感到人妖之間無法逾越的距離。
過了好久,他說;你好生面熟,你經常來這裏賞花對不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