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安靜

 沒有鬧鈴的摧殘,他的睡眠特別好。他更本不記得,自己在這幾年裏,有幾次是自然醒過來的。也許,久那麼幾次。
  
  睜開眼睛的時候他久聽見了窗外的鳥叫聲,視線開始清晰了,晨光從窗戶裏照進來,大開的窗戶。陽光照進屋子接觸的第一件東西久是自己的床,白色的床單上顏色變的有了一種可愛的顏色。雖然所有的畫面都模糊不清,可是的確很美,光很美,很安靜,在這個季節裏,溫暖而可愛。
  
  他戴上眼睛的時候他才看見桌上的鬧鐘,新的鬧鐘。漸漸的,秒針的跳動在他的聽覺裏漸漸的蔓延。他取下了它的電池。
  
  他揭開被子,陽光就照在了他身上的沒一個部位,下麵的拿東西,在陽光挺立著,看過兩秒之後,他有凝視著照在窗上的陽光,喉部幹而疼痛,頭腦一陣眩暈。他哭不出來……
  
  這是7點半多一點,其實呢,這比起平時,只是晚了一點點。也許,這是他生活裏第一次去感到茫然。天亮以後,這個世界所有的一起都還是原來的樣子,工作學習生活。而知道這一切他總也是那麼茫然,當然,心裏,還很痛,改變的。是致命的。
  
  為什麼要想那麼多呢,過去的都過去了。他覺得自己需要這種安慰,而現在呢,他視乎真的是相信了自己的想法。
  
  穿上衣服,洗漱完畢後離開這間屋子吧,每一個動作都格外的安靜,比起過去任何的時候都更加從容自然。
  
  四分鐘之後,他的手指停在了書包上面,但是在一分鐘過去以後,他的手離開了它。他發現自己對去學校很反感了。被扣分,被記名被批評還是開除,如果你真的不在乎了,那麼一切都不在重要。其實,重要的,就來自於自己心裏的位置。
  
  他想,她不在了,就不該重要了,是嗎。
  
  走到樓下,單車不見了,華也沒有像過去一樣來喊自己去學校,是不是一切都在變,就像她走一樣。他知道,和鬧鐘及藏起她和他的和影,都是母親作的,她覺得自己的兒子精神恍惚,汽車會很危險。他覺得自己應該和她說些什麼的。她當了這麼多年的老師,她也許有過和她一樣的想法,可是,她現在還好好的。
  
  可是,她上班了。
  
  手機震動,短信,華:起床了嗎?我在大們口等你,一起去學校。
  
  他用拇指很快回復,你去吧,我要一個人靜靜,對不起。
  
  然後,電話就來了,那邊,半分鐘後,華很平和的說,你沒事吧。
  
  他微笑一下,我沒事啊。
  
  那邊猶豫一下,要不我也不去學校了,我知道一個很好的地方…
  
  他歎一口氣,華,我有感覺累,想一個人待著。
  
  好吧,晚上,我過來看你。
  
  他在前門的花壇邊,看著華流暢而安靜的白襯衫在明媚的晨光了,安靜的離開。夏天,煩躁的熱氣此時早已升起來,而他久打他,依舊是那樣的安靜。安靜,虛無的真實到你感覺到絲毫的聲音。
  
  也許是以為感覺到夏天的熱力的緣故,也是以為不原去面對街上喧鬧的人群,也可能久是他想不到什麼理由而莫名奇妙的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他不去學校也想不到自己可以到那裏去。他拖著一副莫名奇妙感覺疲勞的身軀再次回到屋子裏。
  
  他倒在床上,屋子裏安靜到了他視乎莫名奇妙的聽到了某種特別而神秘的生意。
  
  他在這種安靜裏他感覺到了某種說不出的快意,安靜,沒有內容,不用想的太多。
  
  他猜想著,在墳墓裏的死去的人是不是久這樣安靜的生活,在墳地裏,永遠安靜,不需要一切。
  
  半個小時的安靜之後他低低的哭啼了起來,漸漸的聲音越來越大,悲傷像海的潮水一樣洶湧而來。
  
  這個世界變的寂寞的視乎比死亡更為可怕了。她永遠的不在了。
  
  很早以前他看見她就愛上了,後來她想盡一切辦法和她在一起,上一樣的高中,報一樣的理科,不段給老師寫換位的申請書……
  
  他們真的就是那麼相愛了。在一起幸福而單純的活者,一起早早的去跑步,一起做最為複雜的試題,一起站在領獎臺的前端。在安靜的角落裏笨拙的接吻,在飛快的單車上發出歡快的明朗的校……
  
  她是那麼的美麗,能看到她美麗的笑容,他就得到了世間所有的一起,也許那久是一種瘋狂,他願意徹底的瘋掉。
  
  她的變化他並不記的是在什麼時候開始。可是她的微笑久越來越少了。有一天,她問他,我們這樣每天久這樣沒有盡頭的生活是為什麼?那個時候,他把她緊緊的摟在懷裏,心裏害怕的發抖。
  
  其實,他發現,心有靈犀,不知在何時,早就城為了一種自以為是的假像。
  
  可是,他不能失去她,她一定還愛著他。他相像,他還在自己的懷裏。她的笑容,憂傷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都是。都是。他愛她。
  
  不久,在一個長久的睡眠之後,在一個最溫暖的笑容之後,在美麗的幸福之後,她就不再了。
  
  知道這個事實的時候,他覺得,他已經死去了。
  
  一只手摟過了他的頭。什麼也沒有說,在輕輕的撫摸這他的頭髮。是謹,是她最好的朋友。過了一會,他用這柔和安靜的聲音說,你怎麼不去學校呢,大家都很擔心你。
  
  她摟這他,她說著什麼他久漸漸的忘記了,他的的哭聲,就漸漸的止住了。
  
  也許是夏天太熱,人們衣服穿的太單,也許是以為寂寞,又或者是不懂的什麼。他聽到了混濁的呼吸,他的欲望突然在那個時候瘋狂的成長了起來。
  
  第一次,他和她作愛了。他們彼此沒有語言沒有,沒有眼神。
  
  沒有人知道是為什麼,在那個炎熱的夏天,瘋狂而荒唐。
  
  窗外的樹,在陽光明媚的夏天,毫無理性的瘋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