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海西鐵龍踏歌行》 -1

——寫在中鐵四局福廈經理部參建的福廈鐵路開通之際

  2010年4月26日,修建4年的福廈鐵路正式開通了,帶著海西建設發展的規劃,帶著閩中大地人民的期望,還帶著福廈鐵路建設者們深深的祝福駛向新的歷程。4年呼嘯而去,歲月中,沒有哪一種硝煙不會散盡。但,靜水流深,歲月有痕——那交織著福廈鐵路建設者們汗水、智慧、艱難、奉獻……的晝夜,仿佛鷺島跫音,引領海西鐵龍踏歌行。——題記

  “一個專案的難,不能單純的羅列為工期、品質、安全和效益的矛盾糾結,而是對專案全新認知的過程中所同步進行的探索。福廈鐵路建設歷時四年收官,其間艱辛,是每一名參建幹部員工都能深深體會到的。”

  ——中鐵四局五公司總濟師、兼中鐵四局福廈鐵路專案常務副經理狄為民心語

  “李書記,市里給了各施工單位一個名額參加26號的動車組首發儀式,你去吧。”2010年4月23日一早,狄為民笑著,站在李克智辦公室門口,說。

  “上次試運營,我去了。這次,你去。”李克智樂呵呵的說著,從辦公桌前走過來,兩個人就在走廊上說起開通前經理部的一些工作情況。其時,福廈經理部廈門西站和島內五隊還剩餘部分收尾工程量,多集中在為養護試運營線路而未能安裝的部分水溝蓋板和圍欄缺口封閉施工上,工程量不大,但牽涉到線路正式運營在即,車站“給點”封鎖施工難度陡增。

  “公司新中滬昆線工程,人員一抽調,我們這邊人手就緊張起來。”狄為民看了一眼李克智,接著說:“首發儀式後和諧號動車就從廈門站開出了,我還是到杏林站那邊看看運行情況較為踏實。再說了,你去還可以拍些照片回來做資料用啊。”

  “呵呵呵,那也行。”李克智是中鐵四局福廈鐵路專案專職黨委書記,他頓頓話尾,看著狄為民,又說:“這動車組一開,就意味著福廈鐵路正是列入國家鐵路運營網了,前期施工的那些艱難也隨之消散,收尾工作的一些困難估計比我們預想的還要難呢。”

  “一個專案的難,不能單純的羅列為工期、品質、安全和效益的矛盾糾結,而是對專案全新認知的過程中所同步進行的探索。福廈鐵路建設歷時四年收官,其間艱辛,是每一名參建幹部員工都能深深體會到的。”狄為民習慣性的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輕輕說。

  2006年4月7日,中鐵四局與大橋局聯合中標福廈鐵路站前IV標工程,專案全長60公里,總造價13.58億元。採取四局直管的模式由四局五公司獨立承建福廈鐵路第Ⅳ標段,跨集美、思明、湖裏、翔安四區及廈門島區域內正線33.7公里和客車上下行聯絡線6.01公里、既有鷹廈線改造17.3公里的工程。

  李克智是最早到達廈門的經理部人員之一,他的第一個任務就是為經理部選址。三天後,廈門鐵路工務段的一棟四層辦公大樓被租賃下來,很快,樓前旗座上鮮豔的國旗和左右兩邊的藍色中國中鐵和中鐵四局司旗升起來了,迎風飄揚;大樓走廊上“中鐵四局願為海西建設做貢獻”的標語亮出來了,大氣醒目。

  當年的四月,廈門籠罩在濛濛細雨中,儘管褪去了些許城市的喧囂和不安,但陸續從外地奔赴而來的一群群鐵路建設者還是感受到了修建福廈鐵路的巨大困擾和挑戰。

  “福廈鐵路橫跨廈門市5個區,14個鎮、街;管段征地將達3420畝,拆遷房屋43.5萬平米。但自進場5月14日同安區內由區政府出面進行了一小段紅線內用地交接儀式後,征地拆遷遭遇前所未有的阻礙。歸結起來仍然是征拆補償和各區土地範圍內工程建設的臨時用工、地材供應及運輸的強買強送。以村為單位有組織的團夥行為十分囂張。目前,只有中亞城特大橋群主線橋5號墩旋挖鑽於7月15日開始施工,進展較為順利;其他各隊管段均無法實施較大面積施工。”李克智彙報專案進展情況時,語速平穩,只有嫋嫋飄散的煙霧才能觸知他內心的焦灼。這一天是2006年8月27日,現任中鐵四局五公司總經理汪海旺受命從北京直飛福廈鐵路一線,兼任專案常務副經理。同一天,狄為民從杭州跨海大橋專案抵達廈門,任福廈鐵路專案經理,配合汪海旺協調生產指揮。當晚,他們就集合了經理部下屬的六個專案隊管理人員,召開專案分析會。

  會議的氣氛隨著李克智的講述,越來越凝重。狄為民一語不發,他一邊聽著大夥對工程的情況介紹,一邊看著施工圖紙,內心急劇的在對比,在醞釀:杭州灣跨海大橋專案管理在局指龐大的機構下運作,外部協調因素相對減少。而眼下,福廈鐵路專案的外部施工環境顯然要複雜、微妙的多。看來,在杭州灣跨海大橋專案運籌帷幄的管理方式,也將在這裏受到嚴峻的考驗。

  第二天,他和汪海旺在工地上奔波了一天,統一了“樣板引路”的認識。

  “在某種程度上,福廈鐵路建設可以說是廈門海西經濟圈和承受鐵道部品質信譽評價的一個雙重門戶工程,我們要清醒得認識到這個‘門戶’的重大意義。在60公里管段內,我們要快速優質的建成幾個可以點綴‘門戶’的單項工程,具體的規劃由工程部拿出具體意見和計畫。起到‘樣板引路’的作用,從做好內部施工來拓展外部環境。”主持每週一晚生產大交班會的汪海旺,同時還宣佈了一條嶄新的規定:“從現在開始,經理部班子挑頭每月進行一次開工專案現場檢查觀摩會。除了在座的各位全程參加現場觀摩,到誰的管段,誰主責彙報情況,本管段專案隊各部室負責人要在現場,獎罰明確。也希望通過這個舉措,促進各隊相互學習,良性競爭。”

  說話間,到了當年9月。24日,福廈鐵路專案全管段逐個工點第一次進行檢查觀摩。狄為民針對現場實際,詳細分解施工規範及在施工中應注意的安全、品質等方面的問題。而一向雷厲風行、一絲不苟的汪海旺也在現場嚴肅的提出了一個問題:“學什麼?改什麼?”

  無疑,任何的新舉措都會給人們帶來思想的碰撞和行為的衝擊。一次較之一次更為嚴格的檢查,使得檢查現場的氣氛越來越緊張。這天,到了四隊中亞城特大橋群工地,作為經理部管段內最早確定的樣板創優點,這裏的硬化施工便道,植被綠化、文明施工和文化長廊曾迎來市政府、業主和兄弟單位一撥又一撥觀摩學習。然而,此刻,因為剛脫模的橋墩混凝土外觀顯現出兩個小麻面,無情的批評令時任四隊專案經理朱一國臉色越來越沉暗,夜晚,他給狄為民打了一個電話,辭職!不幹了!

  狄為民絲毫不驚奇,他每天和汪海旺“泡”在施工現場,清楚的感覺嚴格的要求就像釅釅的壓力令各隊領導班子成員在高速的工作運轉中愈發沉默起來,也清晰的理解汪海旺管理專案的一片良苦用心,他更多的擔負起解難釋惑、督促落實的“現場執行官”的職責。正在他辦公室裏談工作的李克智聞訊,說我去看看,驅車到了四隊,卻撲了空,朱一國已經去了車站。“胡鬧,把工作當兒戲了。”狄為民沒想到朱一國說走就走,不由動了氣,他打通朱一國電話:“這麼點壓力和挑戰就把你嚇跑了,還能幹成什麼大事?幹福廈鐵路,需要我們有堅持的信心和頑強的韌性。”朱一國不吭聲,李克智示意他來說,拿過狄為民手中的電話,細說起來。

  朱一國最終留下來了,不僅把中亞城特大橋群建成了福建省工人先鋒號工程,個人還獲得了廈門市五一勞動獎章。

  這事到了現在,狄為民說起來仍然強烈的覺得參建過福廈鐵路的將士們,都必然多一點執行力,多一點創造力,因為四年的奮戰,是一個以創建優質工程擴大社會影響,破解扼制專案施工“瓶頸”的探索之途。

  問及對參建福廈鐵路的感受,狄為民坦言從內心而言,沒有太多的感觸了。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難,再增的困難,都必須是堅持下去。不能把專案丟給其他人去做。施工外部環境的好壞最終是要依靠自己去爭取,打開突破面的。關於專案效益,狄為民認為施工方採取“拖、等、躲”的消極怠工或抵觸方式,無論是在時間,還是精力上都耗不起,不如,變被動為主動,儘快把人力、物力和財力“解放”出來。“修建福廈鐵路,我們交付了優質的工程,也嘗到了不盡人意的市場作弄。四年下來,沒有退路,只有保持鐵路信用評價福廈線第一的名次,多少給了辛酸的拼搏一縷和風吧。”

  對專案本身的認識,使狄為民經歷了一個市場規律、地域文化和專案運作三大關鍵因素轉折式的徘徊、認知過程。他說:“做專案,堅持的另一重含義,就是對專案的最深理解,了知效益點在哪里,建立並熟悉外部環境。”

  “無論是等同速度的溫福、甬臺溫鐵路,還是更高速的合陵、武廣線,相對於福廈,都具有不可比擬性,因為修建福廈鐵路不是僅僅只要看標準就可以了的。”

  ——鐵道部副部長盧春房評價

  2009年11月8日,鐵道部副部長盧春房在鐵道部建設司副司長米隆、發展計畫司副司長蔣勇、鑒定中心副主任徐尚奎,南昌鐵路局局長邵力平、常務副局長王秋榮,東南公司總經理陳乃武、副總宗德明等的陪同下,添乘軌道車檢查福廈鐵路工程建設情況。當軌道車平穩的駛過中鐵四局福廈經理部管段,昔日劉塘長大隧道、中亞城特大橋群跨高速公路連續梁、跨國道鋼桁梁架設、深基坑開挖、採石坑百米空心薄壁高墩、後溪特大橋入海支流水中墩圍堰施工的種種痕跡已恍然不見。“無論是等同速度的溫福、甬臺溫鐵路,還是更高速的合陵、武廣線,相對於福廈,都具有不可比擬性,因為修建福廈鐵路不是僅僅只要看標準就可以了的。”盧春房感慨的和陪同人員說。

  這是盧春房第三次抵達福廈鐵路,儘管軌道車行駛平穩,但難抑他心潮起伏。2008年11月,福建省和鐵道部達成共識:福廈鐵路新線進島。也就意味著,根據廈門市政府市政建設長期發展規劃,廈深鐵路、市內高速BRT和村民通道都將提前預留,廈深鐵路洪塘特大橋、馬新路跨線橋、同安公路跨線橋(同丙路)、同集公路跨線橋、蓮前西路框架橋、廈門西站內五大立交通道和岩內隧道等23個配套工程被迅速分配到了承建福廈鐵路四標的中鐵四局經理部。但,轉眼,島內既有線施工瀕臨停工卻已經一年多了。

  盧春房此行為實地勘探工程“阻梗”而來。

  同一天,一早,狄為民就到李克智辦公室了,問:“書記,叉道房子拆了沒有?”

  “暫時只能動一戶,路可以改了,但只能是縱向搗掉邊角,往裏拐,杵在“拐”上的電杆暫時還沒有辦法拔掉。”

  “那今天再不開始動工,時間就真來不及保證月底保鋪通的目標了。”狄為民蹙起眉頭,手不由的捏緊。

  他們說的正是島內毗鄰既有線路的元利花園社區居民阻工。廈門市政府調停人員翻出元利花園檔案,清楚地記載著2000年開盤,每平方3000元左右,而不到十年,這裏的房價已直線上升,達到萬元一平方,且升值空間隨著廈門海西大建設的規劃,仍有巨大攀升的趨勢。利益的衝突,直接導致花園社區外並非紅線外用地的百米擋牆修建遭到社區部分居民的質疑和阻撓。兩個人談著工作,不由得憤懣起來。“市政府出面調停都七天了,還沒有個明朗的結果。這征拆梗阻何時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