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藍樓夢》

  一路的梨黃,落滿了憂傷。

  折斷的柳枝,裸露著脛骨,在秋風裏淒慘的搖晃。

  木雨手中也有一根枝條,只是不知,宋的秋風裏會不會再有南城的身影。

  暮雨蕭蕭,如那末秋的枝條,一根一根,可以編成簾,然後看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木雨知道,自己屬於宋,所以,南城一定也在宋,要不然,自己將如何看梧桐更兼細雨,細數點點滴滴。

  可南城在哪?木雨始終沒有找到。

  傳說後宮佳麗三千,木雨竟然覺得自己也置身其中了。

  後宮有柳,像雨絲一樣垂泄下來,卻不是從遙遠的天幕。

  秋風過,雨絲動,可風卻吹不斷,戲謔地親吻,然後是沉默地走開,像一個***的浪子,笑問愛情的真諦。

  雨似乎想告訴風,可風,在哪?

  南城說女人是眼淚做的劍,以最柔軟的方式,刺穿男人的心臟。

  所以木雨不在南城面前流淚,因為她自己不願變成一把利劍,刺死自己深愛的男人。

  可木雨還是哭了,只是是在她一個人的時候,就算是利劍,就讓它刺痛自己好了。

  南城是個握劍的男人,他握得住手中的鐵劍,卻握不住木雨的淚劍。

  好像秋風還沒有停,可木雨的腳步停了,藍簾就站在木雨的面前。

  偌大的後宮,三千姐妹,為何只有你一人獨自彷徨?

  後宮?

  藍簾含笑,似一朵雪蓮,若有所思,卻沒有回答。

  原來真的是後宮,木雨歎息。

  前方戰事如何?藍簾問。

  我們無權過問,這是握劍男人的事情。

  藍簾離開,形似弱柳,步若蓮花,在秋風裏搖曳,就像被折斷的那根柳條,脛骨分明。

  這是男人喜歡的美,所以有了遍地的柳樹。

  木雨望瞭望手中的柳枝,回頭,丟掉。

  原來,這就是後宮。木雨自言自語,那後宮的後面是什麼地方?

  戰場?

  如果是,南城就離自己不遠了。

  可這是後宮,南城又怎麼可能進的來?

  劍,南城有劍!

  木雨搖了搖頭:可劍砍不開後宮的木門。

  藍簾又走回來,手中是一只漂亮的玉釵。

  你該藏起它,木雨輕聲說道。

  為什麼?

  如果你還想擁有它從前的記憶,就不要讓它見到陽光。

  藍簾默然。

  玉釵會流淚嗎?藍簾問。

  不會,但它會讓你流淚。

  也許它會流淚,只是是在我也流淚的時候。

  它屬於誰?

  我。

  我是說以前。

  藍簾收起玉釵,沒有回答。

  秋風似乎小了,因為藍簾的發絲沒有隨著她的離開而飄進木雨的視線。只是像幾根彩帶,在空中飛舞幾下,然後停在藍簾瘦弱的肩上。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木雨笑了,山在何處?水在何方?只剩下斜陽,卻又沒有芳草,何來秋色的連波?

  可南城喜歡秋色,就像以前在城外一樣,讚歎木雨害羞的臉如那秋天的殘陽。

  好久沒見到南城,木雨喜歡上了哭泣。

  黯銷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椅,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

  哭了。

  木雨還是哭了,梨花帶雨般。

  一個男人,可以擁有三千個不愛他的女人,可一個女人,卻不能擁有一個她愛的男人。

  宋的天空是藍色的,像木雨的眼淚,充滿了憂傷。

  不哭了,藍簾再次出現在木雨的身後。

  它從前屬於淩寒,藍簾說。

  他也是握劍的男人?淩寒玉釵?

  是,你怎麼知道?

  你問了我前方的戰事如何,木雨將目光移向了藍簾髮髻上的玉釵,淺藍,像藍簾的眼神。

  它很漂亮,藍簾說。

  你聽過淩寒玉釵?

  聽過。

  所以他送給我玉釵,藍簾注視著木雨的頭髮,如蜿蜒的小路,盤在木雨的頭頂。

  南城銀簪?

  是。

  南城?

  是。

  藍簾默然。

  南城風,無雪,吵醒了絮紛飛。滿城寒風起,閨中獨秀,已在後宮。

  木雨吟完,望向前方戰場的天空,似乎那已不再沙塵滿目,血流成河。

  藍簾冷笑。

  淩寒雪,無風,哄不睡紛飛絮。終寒城雪落,後宮單薄,尤念閨中。

  木雨抬頭,可那已是後宮的天空。

  也許南城和淩寒正在沙場。

  也許。

  秋天是人容易受傷的季節。

  是。

  後宮是秋天容易受傷的地方。

  是。

  人是後宮中容易受傷的動物。

  是。

  可我們就在後宮。木雨不在仰望天空,或許,後宮的天空,不會出現她想要的東西。

  因為沒有淩寒,所以這成了後宮。

  不,因為這是後宮,所以沒有南城。

  大宋,在淩寒的劍下安然,大宋的傷口在淩寒的血液中緩慢地癒合。而大宋卻搶佔了他的劍鞘,想讓利劍刺傷淩寒自己。

  不,是大宋搶走了南城的劍鞘,所以他流血去癒合大宋的傷口。

  為何?藍簾問。

  大宋說,戰勝,他們可以滿足一個條件,所以,戰事有了逆轉。

  藍簾離開,這次,她沒有回來。

  夜晚。

  後宮。

  燭光,如淚。

  木雨靜坐。

  姑娘為何不睡?若纖遞過一杯清茶,幾乎可以看到木雨的整個倒影。

  南城風亂,喪聞殘蟬。天空黯,淚水幹,思念兩處散。燭光淡,後宮衾寒,焐不暖,幾時能安?

  姑娘是想心上之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