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寂寞如水》

   我站在山腳下,一回頭,瀑布全都跳了下來。

  總在追求一種心境,在平淡中忘卻塵事。

  喜歡一個人看風景,沒有目的的走著,一切只隨著腳步,停在一朵花旁,抖一下荷葉上的露珠,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無從問為何這樣做,只是那一刻就這樣想了。

  泥濘的小路上,一雙泥濘的腳,彈起了泥巴,留在白色的衣裙上,一朵花就這樣開了,一雙手似乎是多於的,不知道該往哪里放,於是,忘不了,出門時帶上包。

   瀟灑的背後是冷漠,相視而笑是一中快樂,不修邊幅是一種勇氣,微風蕩起一絲漣漪,落在嘴角,冷漠是水做的,想碰它,可是擔心一沾手就化了,就沒了,這樣的話,瀟灑該怎麼辦啊?

   只得看著,遠遠的看著,養在水中的,是遊走的寂寞,有一些忘了,遊走是不可以駐足的,既然為你破了規矩,多停停又何妨,是水中出浴的蓮花,都怪你,生得那般剔透,教我如此的遠離你,痛苦地佔有你,卻死死地不願離開你。

   早說過,一時不會有太多的完美,走了,若一滴清水,一不留神,便溶進了小湖裏,化作另一滴水。

   等等吧,你會再來,就在這雨後直覺告訴我的,直覺總那麼叫人相信。

   腳邊驚起一層水霧,輕輕的帶著山頂的野風。

   有些模糊了,眼前的這一切不那麼清晰了,就連泥濘的小路,也見不著了,算了,就讓這升起的霧洗洗我塵封的眼。

   什麼時候能散,這種充滿希冀的等待是很漫長的,它換上了天藍色的百褶裙,像水做的少女,它分明是寂寞,可怎麼就像一個謎團,讓我無法看清。

   不耐煩了,恨不得撕開眼前的迷霧,可是不行,我不能在它面前如此粗魯,它畢竟是水做的,需優雅的對待。

   小路來了,那泥濘的小路,帶我回家的。

   不甘心,遠了,得回回頭,它終於出來了,隨著風捎個微笑給我,然後就沒了,是呀,我得回去了,回到家裏,把它養在晴天的雲上,然後在在某場大雨裏,細細觀看它的模樣。

  

  河南省焦作市,焦作大學北校區
返回列表